中國西藏網 > 原創

小故事,大文章——《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實錄》評介

發佈時間:2021-07-07 20:17: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蘭州大學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培育基地多位學者集體編寫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實錄》一套4冊,日前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實錄》的作者是徐黎麗教授領銜的團隊。全書的編寫歷時是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後,書中所講述的一百多個小故事,部分出自基地的微信公眾號“石榴籽心連心”,多為作者親自田野調查編寫整理而成。

  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全面貫徹黨的民族政策,深化民族團結進步教育,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進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共同團結奮鬥、共同繁榮發展。”《實錄》的編輯出版,適值黨中央召開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第三次新疆工作座談會之後。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挖掘、整理、宣傳西藏自古以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事實,引導各族羣眾看到民族的走向和未來,深刻認識到中華民族是命運共同體,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要加強中華民族共同體歷史、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研究,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教育納入新疆幹部教育、青少年教育、社會教育,教育引導各族幹部羣眾樹立正確的國家觀、歷史觀、民族觀、文化觀、宗教觀,讓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根植心靈深處。要促進各民族廣泛交往、全面交流、深度交融。……要多層次、全方位、立體式講好新疆故事”。兩個座談會上,習總書記重申了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重要意義和用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教育年青一代的重要性。這裏,説的是西藏和新疆,其實具有全國意義,而《實錄》中的小故事,無疑可以發揮這方面的作用,可以做大文章。

  小故事可以做大文章,因為小故事裏講了大道理。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陽的光輝,一朵花可以傳遞春天的氣息。同樣,一個個中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小故事,可以擴大讀者的視野,讓我們換一個“草根”角度觀察我們國家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民族關係的真實狀況,感悟我們國家源遠流長的民族過程的發展態勢,從中得出規律性的認識。這些充滿手抓肉和奶茶醇香、散發着酥油茶和青稞酒味道的小故事,行諸文字,傳播開來,可以感染人、鼓舞人、陶冶人,凝聚人心,增強我們的自信。

  小故事可以做大文章,還因為小故事可以説明大問題。小故事跳出了一般學術文章的窠臼,用普通羣眾和各族百姓喜聞樂見的形式、通俗易懂的語言,來講述我們這個統一多民族國家隨時隨地發生着的各民族身邊的故事。如果説動輒上萬字的期刊論文、數十萬字的學術著作是“陽春白雪”,小故事或許堪稱“下里巴人”。然而它卻更加大眾化,時代化,讀者更多,影響更廣,作用更大,可以“潤物細無聲”地感染更多的人。

  寫好小故事並不容易,首先需要老師、學者、同學做有心人,走出講堂和書齋,深入邊疆和基層,到各族農牧民羣眾生產生活的田間地頭、牧區草場,到城市各民族聚居雜居的社區街道、公園廣場,做田野調查、訪談記錄;回到書齋,還要去粗取精,推敲取捨,整理爬梳,形諸筆墨。小故事有小故事的寫法,可能也需要某種“起承轉合”。人物關係交代不能太細,線索也不能太過繁雜。文字不能太長,不能講太多的大話套話,然而又要有看點,甚至還要有鋪墊、有衝突、有高潮,有韻味。一個故事折射出的箇中道理,最好點到為止,“引而不發,躍如也”。《實錄》中已經收錄的小故事,基本上是正面的。小故事能不能講反面的事例?能不能用反面的事例以及事物後來的轉變引出教訓,説明問題?或許亦可討論。如此看來,寫好小故事,需要大學問,着實不易。

  《實錄》中不乏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篇章。像《“主兒家”:高原各民族之間的好朋友關係》,講的是青藏高原東北緣的甘青交界地區,操不同生計的漢、回、藏等民族人們之間結成的一種獨特交往方式。這種關係或通過朋友介紹、或因為偶然機緣而建立,頗為普遍。長於經商的回族到藏族等民族聚居的地方做買賣,往往要找自己的“主兒家”,也就是相識的當地牧民好友,把自己的帳篷支在“主兒家”附近,然後到“主兒家”送上哈達和禮品,表示敬意;而好客的主人則會在初次見面時提供一隻羊供遠方的客人宰殺食用,並提供水和燃料,作為回禮。回族商人將以優惠的價格優先向“主兒家”提供其所需要的商品,並優先僱用其馱畜。而“主兒家”又會為回族商人張羅生意、做他的信譽擔保人,有時甚至親自隨行陪伴經商,調解可能出現的糾紛。牧區的藏族牧民進城辦事,由於往往一天難以往返,也會尋找城裏的漢族人做“主兒家”,吃住在“主兒家”家中。他們的騾馬拴在“主兒家”的庭院裏,打個招呼即可出去辦事。辦完事後再回來敍舊。這種互助互利的信任和友情年復一年,有時甚至是終生的。

  編寫《實錄》的徐黎麗等幾位作者,有教授、副教授、講師,也有在讀的博士生碩士生,他們是蘭州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老師或學生,主要在西北地區做田野調查。2019年,蘭州大學入選由中央統戰部、中央宣傳部、教育部、國家民委等四部委首批認定的國家“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培育基地”,徐教授是基地的主要負責人。他們已經開了一個好頭兒,做了開創性的工作。如何鼓勵更多的老師學生、專家學者關注這一新生事物,為了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而挖掘、蒐集、整理、編寫小故事,用小故事藴含並講出大道理,想方設法讓精彩的小故事不僅能夠出版,而且能播小視頻、上互聯網,印小人書、出電視劇、演小品、進抖音、上快手,像“格薩爾”一樣在民間傳唱,得到廣泛傳播,從而促進56個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也是一個大任務。“小故事”小,常常僅一兩頁、千八百字,篇幅短、分量輕,“不登大雅之堂”,成不了核心論文,進不了權威期刊。在大專院校,教師要有成果用來評職稱和聘崗,學生也要為在校就讀期間交出科研成果而費心思花力氣。如何鼓勵、如何考核,有關部門似應統籌兼顧,通盤謀劃。

  如果各級各類學校中研究學習民族學、人類學、社會學的老師同學、相關科研機構的專家學者中,有更多的人從事這類小故事的調查研究和整理寫作,用講“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實錄”小故事的辦法豐富和普及各自的研究成果,用“小故事”説明大道理,促進各民族間的交往交流交融,增加彼此間的溝通、理解、信任和欣賞,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不同而和,促進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那該多好啊!(中國西藏網 文/胡巖)

(責編: 陳衞國)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