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新聞

茶歌嘹亮——西藏自治區發展茶產業調查

發佈時間:2021-07-09 10:23:00來源: 經濟日報

  歷史上,西藏並不產茶。茶葉在川、滇等地被製作成茶磚、茶餅,經茶馬古道入藏。西藏和平解放後,才正式開啓種植茶葉的歷史。如今,獨具特色的“雪域高原茶”開始走向全國……

  在這個與茶有着不解之緣的地方,人們發展茶產業經歷了哪些波折?又正在尋找一條什麼樣的“因地制宜”之路?經濟日報記者近日深入西藏茶產業具代表性的林芝市展開採訪調研。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向雪域高原,生活在這裏的人們迎來新的一天。取幾塊青茶,小火慢煮,待茶湯變成深褐色,和酥油、奶、鹽、糖等一起倒入攪拌機裏均勻攪拌……對於藏族人家來説,製作酥油茶是一天中最重要也最有儀式感的事情之一。喝一碗香濃美味的酥油茶,是美好一天的開始。

  飲茶,在西藏已有千年歷史。古時,雲南、四川兩地的茶葉,經綿延數千公里的茶馬古道運入西藏。如今,由運茶入藏,變成了西藏種植的茶葉銷往全國。西藏與茶的關係,隨着時間的推移發生了變化。為了一探西藏茶產業發展的究竟,記者選擇來到茶產業發展最具代表性的林芝市採訪調研。

  茶葉入藏

  西藏人民有多愛茶?統計數據顯示,西藏年人均茶葉消費量達16斤左右,在全國名列前茅。當地更有“寧可三日無食,不可一日無茶”的俗語,茶葉在西藏人民生活中的地位可見一斑。

  西藏人民愛茶是有原因的。由於身處高寒地區,過去他們很少能夠吃到新鮮的水果和蔬菜,主要的食物是牛羊肉、奶酪、青稞炒麪等。這些食物蛋白質、脂肪含量高,易引起燥熱等不適。茶葉中含有茶多酚、咖啡鹼等成分,具有生津止渴、清除油膩、補充營養物質、調節人體代謝機能等功效。

  歷史上,西藏並不產茶。茶葉在川、滇等地被製作成茶磚、茶餅,由馬幫經茶馬古道運進西藏。

  茶葉入藏並不容易。茶馬古道中的川藏道從四川雅安出發,經康定、昌都再至拉薩。這條路崎嶇難行,危險重重,途中大部分茶葉靠人力搬運。當時馬幫的行程按輕重而定,輕者日行20公里,重者日行10公里至15公里。

  四川雅安市天全縣是川藏古道向西延伸的必經之路。今天在這裏還能看見茶馬古道留下的烙印——枴子窩。當年背夫們在中途休息時,背子不卸肩,用丁字杵支撐背子,長年累月,堅硬的石塊上便留下了一個個坑窩。

  滇藏道是茶馬古道的另一條主幹道。它南起雲南茶葉主產區思茅、普洱,中間經大理和麗江地區進入西藏。雲南麗江束河古鎮曾是滇藏道中的一個重要驛站。古時,這裏水草肥美、背風向陽、交通便利,有利於馬幫起居。今天的束河古鎮最大程度地還原了當年的風貌,坑窪的石板路,古色古香的民族建築,偶爾穿行在街道上的馬車,讓人彷彿穿越回那個茶香四溢、馬蹄聲聲的茶馬古道上。

  嶄露頭角

  古時西藏不產茶,主要與地理環境、氣候環境和種植技術有關。相傳文成公主入藏時曾嘗試在西藏種茶,但未能成功。西藏真正告別不產茶的歷史,是在和平解放以後。

  1960年,原十八軍部分部隊留駐林芝市,負責建設易貢軍墾農場。“當時的軍墾農場有屯墾戍邊任務,主要種植青稞、小麥等糧食作物。”林芝市易貢茶場副場長陳凱告訴記者。1963年,部隊官兵為響應“開發邊疆、建設邊疆”的號召,從四川省蒙頂茶場引進了四川中小葉茶樹,並試種成功,由此開啓了西藏種植茶葉的歷史。

  1971年,原西藏工委作出《關於在西藏大力發展茶葉生產的決定》,先後在海拔1500米至3700米的多地開展廣泛試種。最終,林芝地區由於海拔相對較低、氣候等因素較為適合,成為西藏最主要的茶葉產區。目前,林芝市的茶葉播種面積達到7萬餘畝,主要集中在波密、墨脱、察隅3個縣和易貢茶場,預計到“十四五”末期能夠達到10萬畝。

  儘管這個數量的種植規模在全國排不上名次,但是對於西藏卻意義重大。一方面,它徹底結束了西藏不產茶的歷史;另一方面,高品質茶葉被成功地銷售到全國各地,讓消費者感受到了高原茶葉的獨特口感和魅力。

  “高原地區種植茶葉很不容易,成本要比低海拔地區高3倍至5倍。”陳凱説,但高原茶葉有着獨特的競爭優勢,綠色、無污染、營養物質豐富。這些因素使得西藏的茶葉價格也較高,一斤綠茶的售價從幾百元到上萬元不等,而且供不應求。近兩年,易貢茶場的茶葉在網上銷售很好,已經佔到茶場銷售總額的20%以上。

  與易貢茶場隔湖相望的易貢鄉,一片2600畝的茶園內,種滿了雲南喬木型茶樹,長勢喜人,很快就可以採摘製作並銷往全國了。這是2019年民營企業家張延禮從雲南西雙版納移植過來的樹種。他希望,將來全國各地的人們都能夠喝上雪域高原的優質茶葉。

  同樣被看好的還有林芝市波密縣古鄉雪瓦卡村,這是一個羣山環抱的小山村。曾經,這裏的村民們靠上山採集林下資源和外出打工維持生活。

  2015年,搞農業出身的北京人蘇旭帶着對茶葉的熱愛以及對高原的好奇來到雪瓦卡村。通過跟村裏協商,統一流轉了1000畝土地,開始試種茶葉,併成立了京藏雪域茶葉有限公司。

  “前幾年真的很難,我們從外地運苗過來種植,成活率很低。後來慢慢調整技術,在當地發展苗圃基地,現在茶樹苗的成活率基本保持在95%以上。”蘇旭説,去年,他的茶園已經開始小規模採茶了,預計今年產量將大有提升。西藏潔淨的自然環境以及獨特的氣候資源使得這裏所產的茶葉品質較高,隨着產量提升,名氣逐漸壯大,未來應該很有市場前景。

  蘇旭的話不假。在前不久舉行的第四屆中國國際茶業博覽會上,來自西藏的高原綠茶、紅茶、白茶,吸引了不少消費者品鑑和購買。很多人表示,一聽是西藏產的茶葉,就覺得很放心。

  如今,在西藏山南市的錯那縣,林芝市的察隅縣、波密縣、墨脱縣等地,茶田縱橫,茶樹飄香,茶產業作為西藏新興的綠色產業,已在全國市場中嶄露頭角。

  致富“葉子”

  茶產業是典型的勞動密集型產業,種植、除草、採摘每一個環節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西藏茶產業的發展帶動了當地羣眾就業,為增收致富創造了條件。

  “以前就靠打零工賺錢,收入不穩定。如今,我們在村裏的茶葉項目中打工,一個月有4500元工資。再加上土地流轉一年每畝600元的補貼,收入穩定,心裏也踏實了。”42歲的阿旺措姆是林芝市巴宜區魯朗鎮拉月村村民,她所説的茶葉項目指的是拉月村2019年引進的“茶園木歌、美麗香村”鄉村振興項目。

  “拉月村以前撂荒的土地很多,由於地處山區,各家各户自己種植起來很不方便。我們把土地流轉過來後統一規劃,開始規模種植茶葉。”項目負責人鄭顯軍告訴記者,該項目一期工程已於2020年底完成,目前種植了120畝軟枝烏龍,二期預計種植350畝。

  “去年,項目帶動拉月村投工投勞2000餘人次,創收300餘萬元。”拉月村黨支部書記格桑拉姆説,“只要這個項目還在,大家的生活就會一天天變好的嘛”。

  “賺了錢,打算做什麼呢?”面對記者的提問,阿旺措姆笑了:“當然是供孩子多讀書了!希望孩子將來走出大山,有更好的發展。”

  為了讓當地羣眾收入有長期保障,林芝市還積極推動茶產業和旅遊產業融合發展。鄭顯軍説,他們將把拉月村打造成一個文旅小鎮,除了茶園、民宿,還將引入藏香、藏飾等藏族傳統手工業,讓遊客可以全方位地觀賞遊玩。

  “如何讓羣眾持續增收?茶旅融合是一條切實可行的路子。”林芝市波密縣副縣長王勇認為,茶產業連接一二三產業,是大有作為的民生產業,應發揮好其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生態效益,為下一代人造福。

  林芝市墨脱縣是我國最後一個通公路的縣,因經濟發展落後,一直被稱為“高原孤島”。由於墨脱縣海拔低、氣候好,很適合種植茶葉。2013年墨脱縣公路通車後,當地茶產業也逐步壯大起來。目前,墨脱縣已成為林芝市最大的茶葉生產基地。今年3月5日至5月16日,墨脱縣共計採摘茶青11.8萬斤,農牧民共計增收約353.6萬元,茶產業成為羣眾致富的“金葉子”。

  林芝市農牧特色產業辦公室主任劉金鳳告訴記者,近年來,林芝市鼓勵企業招收當地農牧民參與茶園建設和後期管護,通過勞務投入帶動農牧民增收。同時,還引導農牧民羣眾參與茶產業發展,建立家庭農茶場和集體合作社自主種茶實現增收。2020年,林芝市茶產業產值達8506.55萬元,累計帶動就業1.05萬人,實現各類增收4228.55萬元、人均增收4012元。

  健康理念

  在西藏人們主要喝3種茶:酥油茶、甜茶和清茶。這3種茶飲都要用到一個原料——邊銷茶,在內蒙古、新疆等地區也稱為磚茶、青磚、茯磚等。儘管邊銷茶富含人體所需的多種維生素和營養物質,但其最大的問題在於含氟量較高,不符合當前人們對健康生活的需要。

  2020年,國家衞健委印發的《飲茶型地氟病健康教育核心信息》提出,要引導羣眾購買飲用含氟量合格(小於或等於300毫克/公斤)的低氟磚茶。而西藏人民習慣飲用的邊銷茶每公斤含氟量通常在500毫克至800毫克,高者甚至達到每公斤1000毫克以上。長期服用高氟茶會引起氟中毒,嚴重的會患上氟骨症,導致勞動能力降低或喪失。氟骨症在西藏是比較常見的疾病。

  為了積極推廣低氟邊銷茶,引導人們健康飲茶,西藏先後出台了《關於進一步做好“健康飲茶”工作實施方案(2020—2025年)》《關於開展健康茶推廣試點工作方案》等。方案明確提出,到2023年底,西藏自治區健康茶生產供應充足,市場環境不斷改善和優化,各族羣眾的“健康飲茶”消費理念基本形成。西藏自治區“十四五”規劃中也提到,要實施低氟健康茶補貼政策。

  茶葉企業積極響應號召。易貢茶場每年邊銷茶產量約有20萬斤,2019年,茶場開始改進生產工藝,推廣低氟邊銷茶;林芝墨脱茶業有限公司通過拼配、改良等方式,降低邊銷茶中的氟含量,保證人們健康飲茶。

  林芝市也正在進行大規模健康茶茶葉基地建設。截至目前,林芝市已完成健康茶種植4萬餘畝。“十四五”末期,林芝市將完成10萬畝健康茶原料基地的建設任務。劉金鳳介紹,林芝市持續加大產品研發力度,同相關科研機構合作,在不破壞原有邊銷茶口感基礎上,突破低氟茶生產技術難題,研製生產出低氟健康的邊銷茶。建立產品“溯源體系”,通過“有機茶”複核認證實現茶葉從田間管理到生產加工各環節品質的提升。

  在採訪中,記者也欣喜地看到,由於西藏地區人民生活水平的穩步提高,消費升級步伐加快,對茶葉的需求也在悄然變化。有統計數據顯示,過去西藏茶葉消費的98%以上為邊銷茶。近年來,綠茶、紅茶、花茶等銷量逐步提升,已佔西藏茶葉銷售的15%以上。

  從過去長達千年的茶葉入藏,到50多年前開始產茶,再到如今高品質茶葉銷往全國各地,西藏人民開始喝好茶、喝健康茶。小小的茶葉,正在成為西藏發展中的一張亮麗名片。

  調查手記:把茶產業做成民生工程

  到西藏之前,記者並不知道這裏產茶。畢竟西藏沒有一款像西湖龍井、武夷巖茶等耳熟能詳的茶葉品類。西藏的茶葉產量很小,在全國排不上名次。那麼,西藏為何選擇推廣種植茶樹,發展茶產業?

  在深入調研後,記者找到了答案。

  從文化層面看,在西藏人民心中茶葉不僅是一種商品。無論是古時文成公主帶茶入藏,還是綿延千年的茶馬古道,歷史賦予茶葉更多的文化內涵。

  從生態層面看,西藏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幾個茶葉主產地空氣清新、高山聳立、雲霧繚繞、湖水清澈,特別適合茶葉種植,也能夠產出高品質茶葉。

  從產業層面看,西藏發展茶產業符合當地羣眾的實際需要。茶產業是勞動密集型產業,在種植、收穫、加工過程中需要大量勞動力。通過政府投資、扶持、引導,將產業做大做強,從而拉動百姓增收是一條切實可行的致富路。

  因此,儘管規模小、種植難度大、投入成本高,西藏茶產業還是被不少人看好。如何利用好高原地區獨特的環境優勢,發展好茶產業,是當地政府、企業必須認真探索的事。

  地方政府應做大做強區域品牌,讓西藏茶葉在全國高端茶葉市場中的知名度、美譽度得以穩步提升。畢竟在消費升級的今天,高品質商品還是有市場的。

  企業則需把握好在西藏發展茶產業的良好機遇。西藏可開發利用、種植茶葉的地方非常有限,對於已經在西藏站穩腳跟的茶葉企業來説,要練好內功,育種、種植、採摘、加工、銷售等各個環節要嚴把質量關,堅持走綠色、有機、無公害的發展路線。只有在品質上高人一籌,才能讓西藏茶葉叫好又叫座。

  在西藏發展壯大茶產業是一項民生工程。企業須耐得住寂寞,切不能貪圖眼前利益,做有損當地百姓、有損綠水青山的事。企業要立足長遠、穩紮穩打,真正把西藏茶產業打造成綠色產業、民生產業、良心產業。

(責編: 於超)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