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援藏

最後一批北京“支邊青年”白秀英:當年我們在西藏的血汗沒有白流

發佈時間:2021-07-07 10:23:00來源: 西藏日報


白秀英(右一)受邀重返林周農場時與另外兩位知青的合影。 圖由白秀英提供

  從1965年到1977年,大批知識青年響應中央“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號召,毅然告別從小生長的土地和親人,跋山涉水,歷經千辛萬苦來到西藏,全身心地投入到支援西藏建設中來。1977年,時年18歲的白秀英,作為最後一批北京“支邊青年”來到西藏。日前,記者通過電話連線,採訪了她當年在林周農場的點滴故事。

  18歲入藏

  插隊在林周農場二隊三分隊

  今年63歲的白秀英,1958年2月出生於北京,畢業於北京156中學。1977年5月30日,時年18歲的她,作為最後一批北京“支邊青年”,從北京出發,踏上了前往西藏的漫漫征途。臨出發前的那天,白秀英十分興奮,因為從初中開始就一直申請去西藏插隊,連續申請了兩年,直到高中畢業才被批准。

  據她回憶,當時北京市申請去西藏插隊的人很多,她所在的西城區就有一萬多人報名,最終只有她一人入選。

  講起西藏插隊時和父老鄉親們一起生活與勞動的故事,白秀英説:“有太多的感動和温暖的回憶。”來到西藏後的白秀英,插隊在林周農場二隊三分隊,住在藏族阿爸恰多家,阿媽叫拉姆,從此和藏族家人們同吃同住同勞動,開始了艱苦卓絕的新西藏建設。

  完全融入

  因一次“意外”轉向教育

  經過長時間與當地羣眾的共同勞作奮鬥,白秀英完全融入了當時的農場生活,並在與當地羣眾的溝通交流中慢慢學會了一點藏語。在農場建設事業正幹得起勁時,白秀英卻病倒了。因為過度勞累,她得了急性黃疸型肝炎,昏迷了三天才甦醒。

  至今想起這些往事,她都慶幸不已:“那時候農場的醫療資源很薄弱,缺醫少藥,就連生理鹽水都稀缺,真不敢想象當時自己是怎麼挺過來的。”

  住院期間,時任林周農場政委的張林得知她得了肝炎,便不再讓她繼續參加勞動了。白秀英的日記本里記載着當時與林周農場政委張林交流的情況:“張林政委對我説,‘你們已經熟悉了當地的生活,現在該把你們所學的知識奉獻出來了。’”“他想讓我去新建的學校當老師,在西藏傳播知識,培養新一代有文化的藏族同胞。”白秀英告訴記者。

  第一節課

  鼓勵學生好好學習走出去

  沒有文化,一個人是沒有前途、沒有出路的,一個民族也是不能發展前進的。在張林的建議勸説下,白秀英表示非常願意儘自己所學、儘自己所能,為西藏的孩子們提供教育服務。據介紹,當年林周農場剛建起了學校,雖然土坯砌牆,薄鐵皮蓋頂,設施非常簡陋,教學用品幾乎什麼都沒有,手頭也沒有任何像樣的教材,但想到農場能蓋起學校總歸是一件大事,白秀英隨即聯繫了在北京的母親,寄來了一些相關教學用品。

  1978年6月28日,白秀英第一天給學生上課。她的日記本里這樣記載着:“今天第一天給學生們上課,真不好意思,有幾個二隊的同學認識我,叫我‘白老師’,其他的學生也就叫開了,真不敢應聲,我配得上這個稱呼嗎?真是慚愧!我在黑板上寫下了‘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八個字,給他們講了是什麼意思,他們聽懂後爭先發言,向我表決心……”

  “沒有文化,你就走不出咱們這條山溝,你也走不出西藏,更不會知道外邊的世界是什麼樣的……”那時,白秀英總怕辜負了這些可愛的藏族孩子們,她常常叮囑學生們要好好學習文化知識,努力走出去看看。

  重返農場

  目之所及皆是欣慰與感激

  白秀英告訴記者,結束農場的知青生活後,她曾於1999年、2020年兩次重新回到林周農場,探望與自己闊別多年、結下了深情厚誼的藏族父老鄉親,重温當年那段激情燃燒的難忘歲月。1999年,白秀英回到林周故地後,隨即前往當時插隊的阿媽家,十多年沒見,進門時阿媽正處於昏睡狀態,已是彌留之際。白秀英出聲喚她,阿媽立刻就醒了,並當即叫出了她的名字,就像是在專門等她回來一樣。據白秀英回憶,上世紀70年代在阿媽家居住時,每晚臨睡前阿媽都要來親親她,就像對待自己的女兒一樣,這讓年輕的白秀英時時刻刻都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和關懷。

  2020年,西藏春晚劇組和林周的父老鄉親們邀請白秀英等當年入藏的北京“支邊青年”回到林周一起過年,白秀英欣然接受了邀請,回到了魂牽夢繞的林周。在那裏,她再一次見到了闊別多年的藏族父老鄉親和熱情的學生們。最讓她感動的是,這次“回家”和學生們見面聚會時,他們竟然都還記得老師當年的各種殷切囑咐與教導。而這些西藏和平解放後林周本地第一批接受了比較正規教育的孩子們,如今大部分從事着與教育、金融等相關的工作,並且已經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取得了不錯的成就。

  “淳樸善良的藏族同胞給予了我們太多的感動與温暖,深刻影響了我們的一生,儘管當年大家一無所有,但用最無私的愛與真誠深深地感動了我們。如今,看到欣欣向榮、朝氣蓬勃的林周農場,看到我們曾經教過的孩子們都成為了西藏各行業的主力軍和骨幹力量,看到林周父老鄉親的生活以及整個西藏人民的生活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感到非常欣慰與驕傲,真切地覺得,當年我們在西藏的血汗沒有白流。”白秀英動情地説。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